咸阳新闻网是咸阳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咸阳、咸阳指南、咸阳民生、咸阳新闻、咸阳天气预报、咸阳美食、咸阳生活、咸阳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咸阳新闻网属于咸阳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女子从初中起每天收父亲哲理短信读完需谈体会

女子从初中起每天收父亲哲理短信读完需谈体会

来源:咸阳新闻网 发表时间:2018-01-06 11:08:22发布:咸阳新闻网 标签:父亲 李梦洁 短信

女子从初中起每天收父亲哲理短信读完需谈体会女子从初中起每天收父亲哲理短信读完需谈体会

  原标题:父亲写信引同学艳羡女儿:总讲大道理还得谈感受受访者供图“天啦,你爸爸居然给你写信!”01月06日,四川农业大学成都校区大二女生李梦洁(化名)又收到了父亲的来信,来信共4页,用竖行的硬笔书法习字簿写就,信的开头是:“梦洁,爸爸今天接着上次与你一同学习老子道德经,”从去年底开始,李梦洁每隔半个月左右,就会收到一封父亲的来信,面对同学艳羡的神色,她苦笑着说:“身在其中,冷暖自知”她认为,这种父女之间妥协而来的家书,对她是一种无形的负担。

  从初中开始爸爸每天给我发哲理短信“他小时候给我定的人生格局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但是我根本没有那么大的想法,没有能力达到那种境界,成不了他想要的人,我只想做到我自己,简单平凡就好”他还要求读完短信谈体会拆开信封,李梦洁看到了父亲惯用的文体,“总是那些哲学大道理”她皱着眉头说。

  讲解一段《道德经》后,信中又讲了一个禅宗故事,“他的每一封信,都是给我上课”按照约定,看完信后,李梦洁必须给父亲谈体会,几天后,她和父亲微信视频,谈了自己的“学习感受”

  上大学之前,李梦洁一直住在长沙,她说,从初中住校开始,“爸爸每天给我发一条短信”,无一例外都是人生哲学之类的内容,“还要求我,读完短信当天打电话说自己的理解。

  ”李梦洁理解父亲的想法,但她不能接受这样的方式,因为发短信的事,李梦洁曾和父亲沟通甚至争吵过,“记得有一次,我们吵得很厉害,后来他用一套超级女声的演唱会门票‘收买’了我”“吵的次数多了,父亲就开始用缓兵之计。

  ”李梦洁说,读初中时,他说高中就不发了,结果高中依然发了3年,读高中时,他又说大学不再发了,“我差点都相信他了。

  ”去年01月,刚进入大学,李梦洁又收到了父亲发来的“哲理短信”,“我打电话质问他,说好的大学就不再发,为什么又发来了?”父亲表示,会考虑她的感受,不再发短信,大约半个月后,她收到了父亲的来信,“拆开信一看,内容和之前发的短信内容差不多,都是些人生大道理。

  ”“至少信的频率不高,而且收到信后不用当天就给他回‘学习感受’,可以缓几天,有个缓冲期”李梦洁表示,父亲是一个固执的人,她上高中后,父亲离开了母亲和她,发短信、写信,都是父亲的教育计划。

  对于父亲的“哲理短信”,李梦洁认为对自己性格的养成作用不大,“我成不了他想要的人”“他希望我成为一个有抱负的人,他小时候给我定的人生格局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但是我根本没有那么大的想法,没有能力达到那种境界,成不了他想要的人,我只想做到我自己,简单平凡就好。

  ”这个18岁的女孩坦陈,“他的想法和我不同,无法达到一个共同点,我选择的,我就喜欢,比如我在高中时想学武术,最后我去学了,还拿到段位,虽然段位不高,我不喜欢其他人帮我做决定。

  ”“我的母亲也不赞同父亲的教育方式,她说‘太极端了’”李梦洁说,小时候母亲也因为教育问题与父亲争吵过,但是没有用,哲理教育初衷给女儿架构一个大的格局之前她不接受我这种教育方式,现在慢慢也接受了,她现在还没有达到我的要求。

  我为她设立的标准比较高,现在可能达不到,但在待人接物、基本素养,这些方面是有的“写信是我认为最亲近的方式”李梦洁的父亲易先生(化名)是一名警察,由于工作繁忙,他的信大都是在下班后抽空写的,日前,远在长沙的易先生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电话采访,问:坚持给女儿发短信或写信,初衷是什么?答:我是四十几岁的人了,我明白自己曾受的教育有哪些缺失和不足。

  我自己犯过很多错误,人生走过很多弯路,那我的孩子就不能再步我后尘了,不能让她和其他人是一个境界,我要在人格上、信仰层面给她架构一个大的格局,虽然这话有些大言不惭,但这是我的初衷,问:为何用写信这样传统的方式?答:一个礼拜或者半个月写一封信,我认为是最亲近的方式。

  见字如面,视频见面没有见到亲自写的字那样亲近,另一方面,是为了弥补现在教育体系的不足,问:怎么能坚持这么久?答:因为女儿没有达到我预期对她设立的人格理想,认知上孩子还没有和我达到同一个层次。

  问:你知道女儿的反感、排斥吗?答:我知道,因为她的人生经历有限,她不知道人性的弱点和人生的伟大能够达到一个怎样的高度,问:有人认为,这样的教育方式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女儿身上?答:我只是不想让她再走更多的弯路,女儿可能会有些不理解,抵触也是很正常的,但教育她,让她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是我作为父亲的责任。

  问:考虑过改变自己的方式吗?答:可能要再丰富一些内容,女儿现在读大学了,也懂一些大道理,之前她不接受我这种方式,现在慢慢也接受了,我会慢慢引导她。

  是否达到预期效果?差强人意问:你认为自己的教育达到了预期效果吗?答:差强人意,她现在还没有达到我的要求,我为她设立的标准比较高,现在可能达不到,但在待人接物、基本素养,这些方面是有的。

  问:还要继续,对吗?答:肯定,这是终身的事情,目前我会一直坚持写信,无论女儿是在大学还是以后进入社会,成功或失败,无论她将来读硕士博士,学识多么丰富,在人生阅历方面,她肯定不如我,至少在几十年内不如我,我要把我知道的东西传教给她,影响她,这是我的责任与义务,也包括她的下一代,成都商报记者胡挺张肇婷来源:成都商报